北京pk赛车人工计划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錄  設置

2、受伤 ...

  •   昭娘望著上首的牌位,眼底水澤泛濫。
      
      她真的回來了,回到了自己十四歲之時。
      
      阿爹三年前上山采藥,不甚墜崖而亡,被人發現的時候,屍身都涼了。
      
      至此昭娘便和唯一的哥哥沈源相依爲命。
      
      誰曾想,朝廷打仗,每家每戶征兵,沈家要出一男丁服兵役,大伯一家就只有大堂哥一根獨苗苗,是個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文弱書生,舍不得送上戰場,便逼著沈源去。
      
      沈源自小便對阿爹的醫術不感興趣,即便被阿爹逼著學,也不過學到點皮毛,他更感興趣的是舞刀弄劍,時常偷偷去隔壁獵戶鐵叔那,纏著他,要他教一些拳腳功夫,後來更是幹脆自己削了竹箭,背了一把竹弓,上山打獵去了。
      
      阿爹在世之時,常常恨鐵不成鋼,他好不容易學到一身醫術,兒子卻對學醫不感興趣。
      
      也正是因爲如此,沈源身強體壯,被大伯母盯上,非要他頂了沈家的名額去參軍。
      
      昭娘到現在都記得大哥得知能夠上戰場建功立業之時晶亮的眼睛。
      
      他想去。
      
      只是,大哥放心不下她,兄妹倆已經沒有了父母,要是昭娘唯一的哥哥再離她遠去,她一個半大的小女孩該怎麽辦?
      
      大伯母劉春蘭看出了沈源的意動,也知道問題在昭娘身上,便在沈源面前承諾,只要他願意頂了沈家這個名額,她必定好好待昭娘。
      
      沈源起初不願意,劉春蘭此人在村裏的名聲可算不上好,是個母老虎不說,還貪財吝啬。
      
      可昭娘看出了他的心動,她不忍心大哥因爲自己做不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反到幫著大伯母勸著大哥去了戰場。
      
      昭娘也並非不知道大伯母摳門,也做好了寄人籬下,低調行事的准備,只是怎麽都想不到,在沈源走後才三個月,大堂兄沈遊便去賭坊,輸了整整五十兩銀子。
      
      五十兩銀子啊!那是昭娘想都不敢想的數目。
      
      沈家愁雲慘淡,昭娘一個寄人籬下的小姑娘大氣不敢出一聲,盡量減少自己的存在感。
      
      可她住在沈大伯家,這把火注定要燒到她身上。
      
      劉春蘭以家裏沒錢爲借口,說要帶著兩個女兒和昭娘一起賣身到大戶人家換了銀子,救兒子。
      
      昭娘當然不願意賣身給別人當丫鬟。
      
      可她住在大伯家,吃大伯的喝大伯的,劉春蘭又連自己的兩個女兒都要一起賣,且劉春蘭潑辣,昭娘一個小姑娘只好隨她進城賣身,心中卻無比渴望大哥能夠回來,至少……能回來爲她贖身。
      
      可她萬萬沒有想到,劉春蘭的賣身,竟然是把她一個人以三十兩的高價賣進青樓,帶著兩個女兒去縣太爺府上簽了活契,湊足了余下的銀子。
      
      昭娘雖然年紀小,但也知道進了青樓的女子,只有死路一條,她反抗不了大伯母,更反抗不了春風樓裏人高馬大的護衛。
      
      昭娘反抗了,得到的是一頓毒打,春風樓的媽媽手裏不知道經手過多少姑娘,就昭娘這樣的小丫頭片子,還真不是她的對手。
      
      之所以沒有用那些對付其他姑娘的手段來對付昭娘,是看她生的美麗,遠遠看著,都覺得她是九天墜落的仙子,這要是調、教好了,隨隨便便就能賣出大價錢。
      
      昭娘生得美,小小年紀便能看出今後的風姿,春風樓的媽媽舍不得讓她小小年紀就接客,在她老實聽話之後,還請了幾位極爲出名的姑姑,教她琴棋書畫。
      
      昭娘對鏡梳妝之時,面對著一張既仙且妖的臉,時常靜默不語。
      
      是美害了她,也是美救了她。
      
      可身在青樓,又怎麽逃得過千年不變的定律?
      
      昭娘也不知道是不是命好,在她即將被挂牌出去的時候,春風樓因著得罪了達官顯貴,被抄了個幹淨,昭娘遇上了個善鑽營的大人,見她貌美,不是占爲己有,而是將她充入教坊司,還將她引薦到太子身邊……
      
      昭娘閉了閉眼,將曾經都壓在心底最深處。
      
      太子和晔兒大概是她前世最美的留戀,可……要昭娘再經曆一次被賣入青樓的痛苦與恐懼,她倒願太子殿下和晔兒當是她做了一場華而不實的美夢……
      
      本是無緣之人,強求而來,也不得圓滿。
      
      農女與太子的界限……昭娘比誰都清楚。
      
      那是天壤之別。
      
      昭娘忍痛將腦中不斷回蕩著的晔兒的哭聲割裂,對著阿爹的靈位拜下,晶瑩的淚珠自她眼眶中滑落,打在木板上,散出一朵水花。
      
      她陷入思緒,恰在此時,原本寂靜的小木屋忽然傳來了‘扣扣’的敲門聲。
      
      昭娘心中一緊,立刻抹了一把雙眼,暗自微驚:不會是大伯母找來了吧?!
      
      劉春蘭最見不得她‘偷懶’,昭娘平時若坐一會兒,就會被劉春蘭指桑罵槐,說是家裏養了個矜貴的大小姐。
      
      昭娘沒回應,‘扣扣’門又響了兩聲,緊接著,‘嘎吱’一聲,原本微掩的木門打開了,一股濃烈的血腥味撲面而來,昭娘嚇的直接從蒲團上站了起來。
      
      猝不及防的四目相對,熟悉又陌生的容顔,昭娘身子不受控制的一抖,一道電光自她腦中劈下。
      
      太子!
      
      昭娘想也沒想,幾步上前,把氣息奄奄的男人抱住。
      
      濃烈的血腥味熏得昭娘想吐,她忍住想要作嘔的動作,使出渾身力氣把人扶好。
      
      宗政瑜沒料到這小木屋裏還有人,並且是個半大的小姑娘,這小姑娘看到他渾身是血,不僅不怕,還主動湊過來,將他抱住。
      
      宗政瑜撐著一口氣逃出來,本就精疲力竭,來不及去想著小姑娘的想法,身體的本能已經讓他的手掌扣上了那纖細孱弱的脖頸。
      
      “你怎麽了?”
      
      力道還未收緊,小姑娘像是夜間吟唱于枝頭的夜莺般清脆悅耳的聲音便傳到了宗政瑜的耳朵裏。他焦躁的心情被撫平,手上的力道也凝聚不起來。
      
      將口中險些脫口而出的殿下二字咽下,昭娘看著眼眸低垂像是昏死過去的男人,又看他漆黑的錦袍被鮮血染紅,也顧不得他爲何會出現在這,使出吃奶的力氣,把人扶進了小木屋,放在竹床上。
      
      僅僅就這幾步,昭娘便累得說不出話來,她匆忙的抹了抹額前的汗水,這才發現宗政瑜胸前衣裳被劃破了一個大口子,玄色的錦袍被傷口湧出的鮮血沾濕,顔色變得越發深。
      
      昭娘從未想過還會再見到太子,並且是在如此猝不及防的情況之下。
      
      她看著竹床上的男人幾秒鍾,咬咬牙,探出手……
      
      待她握上宗政瑜的腰帶,一只手握上了她的手腕,巨大的力道讓昭娘疼得忍不住龇牙。
      
      宗政瑜微合的雙目再沒有昭娘記憶中的威嚴且令人不敢直視。
      
      她抿了抿唇,“放開,我看看你的傷口。”
      
      女孩明明怕得連手都在發抖,卻還要佯裝鎮定的輕喝他,宗政瑜笑了笑。
      
      便是害怕的聲音也好聽,真像小時候母後送他的那只黃鹂。
      
      宗政瑜松開手,昭娘松了口氣,十分熟練的解開他腰上的細帶,裏三層外三層的,昭娘額前剛剛抹去的汗水又沁出。
      
      待看到男人胸前翻出的血肉,昭娘被嚇得收回手,可她的指間已染上鮮血,熏得腦袋發暈,濃重的血腥味更是她不住的想吐。
      
      偏生竹床上還撐著一口氣未暈過去的男人,斜晲著她,發白的唇瓣扯起昭娘熟悉的弧度,調笑似的說道:“怕了?”
      
      頃刻,‘轟隆’一聲。
      
      一道驚雷降下,昭娘原就害怕,更是被這道驚雷嚇得險些失了魂魄。
      
      手上不知道什麽時候握上了一只手,那只手沒有了昭娘記憶中的溫熱,甚至可能因爲失血過多而顯得沁涼。
      
      “別怕,不過是下雨。”宗政瑜聽著屋外淅淅瀝瀝的雨聲,多少還是松了口氣。
      
      轉眼看向傻愣愣的盯著他抓著她掌心的手的女孩,宗政瑜面色一變,突兀放開昭娘的手,沈聲道:“不是說要幫我看看傷口嗎?愣著做什麽?衣服都被你脫了,就看著我血流而死?”
      
      昭娘這才反應過來,面頰卻是微微泛紅,像是雨後初熟的櫻桃,可視線觸及宗政瑜的傷口,她臉上的淡粉褪去,只留蒼白。
      
      “這麽大的傷口……”
      
      “縫起來。”男人‘斬釘截鐵’道,即便他的聲音沒什麽力道,昭娘卻聽出了不容置疑的命令。
      
      “會繡花嗎?就我把的傷口當成一塊碎了的布,縫好。”
      
      還是一個小姑娘,該是哄著,否則,會怕。
      
      宗政瑜輕聲道:“別怕。”
      
      他本就生得俊美,溫柔下來的面孔,更是讓天下女子都無法拒絕。
      
      縫好兩個字說得太過隨意,昭娘眨了眨眼,半天才反應過來,只來得及瞥見太子殿下眨眼間的溫柔。
      
      傷口還在滲血,昭娘沒多想,從隨身攜帶的荷包裏掏出針線。
      
      真虧得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抗,也就繡花能看得過去,劉春蘭也知道她的繡工多少也能拿到縣城裏換幾個錢,所以還會特意叮囑在縣裏讀書的大堂哥回來的時候,多帶些絲線回來,免得她得閑偷懶。
      
      如今,也算是碰巧了。

  • 本文當前霸王票全站排行,還差 顆地雷就可以前進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網友:
    • 評分: 2分|鮮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別字捉蟲 -1分|一塊小磚 -2分|磚頭一堆
    • 內容:
    •             注:1.評論時輸入br/即可換行分段。
    •                2.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